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Part A

     

    有一个八十五岁的年老的女人被问道:“如果你必须再来一次,你要怎么生活?”

     

    那个老女人说:

     

    “如果我能够再活一次,下一次我一定对更少的事情采取严肃的态度,我一定要放松,...
  •  

    翻“你”曾经的博客,在去年年初,你留下:

    “我翻看你过去写给我的情书,觉得美极了。你说:既然我为你打开了门,就不希望你站在窗外。窗外太冷,不适合爱情。

    我再也没看过那么美的文字。

    可这也是说消失就消失的东西啊。分手的时候...
  •  

     

    在这里驻扎大约四年了,找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,是我最喜欢的重生方式。

    经过几周忙碌,kiko正式搞定独立域名,迁至  http://www.kikofisher.com

    希望大巴上的朋友能够记得我,常来探望。

    另外,kiko也正式更换笔名为“本非” 

    希望这是一个更立体,更中国化,更辩证的存在

    愿以这样全新的方式,奔跑在无尽的思维旷野中,享受精神的独立和自由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日记本 - [ki纯文字代码]

    2012-08-17

     

    写在前面:

    在我的电脑中,有一个文件夹,叫做《未完成》。打开,有十多个未写完的故事、随笔。很多写了一半的短篇,一遍遍读,却没有勇气写完它。毕竟,写一个真实的故事如同审视自己的记忆,窥探自己的内心般艰难。

    这篇《日记本》,写于2011-10-18,今天拿出来。虽然很难,很多未完成,但,我还是会慢慢完成的。

     

    ----------日记本-----------

     

    在我大约十三岁的时候,在西安210子弟学校上初一,为我们班代课的语文老师姓杜,是一位很严厉的女教师。她上第一节课的时候便说,每个人,必须养成记日记的习惯,这样才能提高语文水平。于是,她规定课代表每个星期收一次日记本。


    那时候我是一个对待老师作业无比认真的孩子,更何况是这么严厉并且让我着实喜欢和尊重的老师。当天下午,我便骑着车,跑到附近的文具批发市场,一家一家的兜,为自己挑了人生第一本日记。

     

    那本日记本,硬壳,蓝色朴素的封面,现在看来像是办公室用的会议记录本,纸质也很一般,但是干净厚实。十三岁的我最喜欢的是卡通封面的笔记本,但是,我想,写日记是那么神圣严肃的事情,怎么能姹紫嫣红的。

     

    当天晚上,我吃完晚饭,洗干净手,花了半小时的功夫,把书桌打扫干净,然后将蓝色的日记本放在桌子上,打开第一页,用紫色的水彩写上“日记本”三个大字。写完,看了又看,总觉得太单薄,便又从抽屉里,将小心珍藏的可以抹出金粉的水笔拿出来,在大字的周围镶上边框。然后,在扉页的中下部,一笔一划地写上自己的姓名和班级,很是兴奋的端详着自己的杰作......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【寻根洛阳】相机:Nikon F80; 镜头:50mm,1:1.8; 胶卷:Agfa; 时间:2012年6月

     

    从小听“洛阳”,便觉得这是个太美的名字:洛水之阳,仿佛能看到洛神浴水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诗文壁画中跳脱而出的古典美;千年帝都,华夏圣城,居天下之中,逐鹿中原必争之地,文至此处,仿佛万马千军驶过,骋驰王者之风。

    当朋友将西安之旅拓展到洛阳时,我不带任何犹豫便点头答应,冲着它的神韵,此行也一定要去。

    在牡丹沉睡的时候到来,喜欢那句:追本溯源,根在洛阳。便将此行定为”寻根之旅“:华夏的根在洛阳,我的根在中原。

     

    只可惜,只在洛阳停留了一天半,好在有一卷胶卷记录,让这匆匆过客了却时光沉淀的心愿。

     

  •  

    在初二的时候,老师在语文课上问我们有什么梦想,有人说,要开飞机,有人说要做企业家,问到丁丁的时候,她脸红了半天也不回答。

    老师说,难道丁丁是个没有梦想的人?真可惜。

    丁丁马上急了:谁说的!我想嫁给一个理发师!

    大家笑成一片。

    丁丁听到笑声特别生气,生气的就快哭出来了。她想起她的理发师,每次一丝不苟得帮她整理头发时,她都会屏住呼吸,像欣赏一个艺术品似的欣赏镜子里那张认真的脸,然后心里默默得想,如果能嫁给这个理发师该多好。


    我以非常理性并且成熟的姿态跟丁丁说,别傻了,你这是情窦初开,开在了不该开的地方。


    那时候我也情窦初开,用我所谓理性的姿态来说,我的情窦也开在了不该开的地方。


    可是丁丁就是坚持,她说那是爱情,爱一个人有什么错,爱情就是理想。


    我一边骂她白痴,一边也暗自羡慕。


     

    因为丁丁就是那样的人,敢想敢做,敢爱敢恨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想得太多似乎是我的毛病,我总是周期性得将自己逼入某种思维的困境,把自己放置在一个无人的孤岛里。

    明明在某某让人眼馋的公司做的挺好,突然一个早上,清醒了似的,感到自己重复的劳动似乎将自己的精神和时间关押在一个牢笼里,突然变得无限焦虑,亟待挣脱。

     

    我太清楚自己了,或许我永远会活在一种矛盾和挣扎中,在奔往追逐的路上,跌倒再爬起,爬起再摔下去。像是受了某种诅咒,或者这就是命运。

     

    我无法让自己停留在某个驿站,无法让自己止步不前。

     

    也许奔跑、自由,就是我的梦想。

     



  • 一时冲动,独自前行。

     

    我热爱自己的一时冲动,虽然这总将自己掷入孤独之境。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1)无论在何时,不要为所谓名利所谓政治所谓前景,牺牲掉追求真善美的自由。如果用真诚去交换财富,用天真去换取欺瞒,我的生命将失去最熠熠生辉的价值。

     

    2)从小事做起,行动力至上。不高傲、不飘渺,勤恳、踏实,即使简单的岗位也可以收获感动和价值。但是,也绝不委曲求全,绝不随波逐流。

     

    3)如果发现自己累了,困了,无法挣扎了,那就毅然决然得离开。生命短暂,还有太多未完成的事,不能浪费在纠结与困扰中,不能陷入尘土和世俗中。

     

    4)珍惜对自己真诚以待的人,不吝啬泪水与感动。因为,每一份真诚的出现,都是前世修来的福与缘,也都是我对这个世界心存归属的理由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在大悲的live演出中,戴墨镜罩防毒面具的吉他手是一大亮色。他叫颜格,在乐队成立后一个月加入大悲,担任主音吉他手。

    上周日,看完大悲乐队在左摇的排练后,我们坐上了颜格的车,前往他在闵行的办公室进行采访。

    在采访过程中,有一句话令我无言以对:“我们每个人都是说谎者,包括现在,你和我。”

    因此,我以“说谎者”作为本次采访的标题,同时,对于他的性格,我不愿加入任何盖棺定论的评论和看法。以下文字来源于采访录音,基本未作改动。希望它们能够呈现出,这位“说谎者”谎言背后的那颗心。